草莓视频释放深夜的自己

宫言清伸手抱着头,被谁撕了?

她自己肯定没有撕,不过一个晚上,她当然记得。

据她所知,格罗瑞娅家的人根本不认识的中文字,更何况她当时心情有点激动,又是写的草稿,很多字写的还有些连笔,常理来说没有人认得才对。

谁会好好的撕她的日记本?

宫言清伸手翻着她前面的内容,发现偏偏其他都在,唯独少了那一页。

她突然想到了格罗瑞娅说了一句话,她说“你会后悔的”,难道是格罗瑞娅吗?

宫言清想不到别的人,只能想到格罗瑞娅,要不然,她凭什么会让她后悔?

宫言清,有点慌乱的站起来,拉开门匆匆走了下去。

“对不起!”她叫住一个黑人阿姨:“我像见五小姐。”

“很抱歉,五小姐现在是上课时间,五小姐上课的时候不允许别人打扰,恐怕您要稍等一会了。”黑人阿姨礼貌的说完便行礼离开。

宫言清只得又重新回到房间,只是心情却一时难以平复,她抿着嘴,有点坐立难安的感觉,时不时站起来朝楼下看一眼,奇怪小五上了两个小时的课竟然都没有休息时间。

其实宫五有休息时间,不过想到晚上冷落了公爵,所以课间的时候就颠颠跑去书房讨好了。

秀美蓓蓓温婉的古风韵

这会正搂着公爵的脖子喜滋滋的送上嫣红的小嘴呢。

“小宝哥你真的没有生气吗?”她问,漂亮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带着点狡黠的光。

公爵扣着她的小腰,笑:“没有,我知道小五不是故意的。当然不会生气。”

宫五呲牙笑,又亲了他一下,眼睛看了眼他的电脑屏幕,“天天看电脑,皮肤会变的不好的。”

“没关系。”他回答:“我是男人,只要有能力负责养家就好,貌美如花这个光荣的任务,就交给小五好了。”

宫五换了个姿势,骑到他腿上,两只胳膊挂着他的脖子,两条悬空的长腿慢悠悠的晃着,“小宝哥,你这样一说,我觉得我真要保养保养我的脸了。我妈说了,我不需要做别的但是,我年轻嘛,所以就做做补水什么的……哎哟,这样一想,我觉得今天晚上就要做下面膜。”

公爵只是看着她笑,等她说话了他点点头:“好,小五晚上做面膜。”

这些东西他不关心,不过她喜欢就做。

两人在一块腻歪半天,直到外面传来老尤金定时定点的声音,宫五对公爵翻了个白眼,“尤金先生又提醒我时间到了,我再去上四十分钟就结束了。”

公爵点头:“好。对了,缪芳夫人安排了人明天过来给你设计礼服,陛下的婚礼盯在三个月后,我们都要参加。”

宫五点头:“嗯嗯,好哟。”

“对了,你打算陪你姐姐玩几天?”他突然又问,正常情况他是不关心这个的,肯定是他每年假期要巡视的时间到了,所以他要提前安排时间。

宫五想了想,说:“我待会跟三姐商量一下再告诉你好不好?”

公爵点头:“好!”

“小宝哥,那我现在去上课。”宫五兴高采烈的爬下来,跑去继续上课去了。

其实宫言清对于宫五竟然主动要求上课这件事很诧异的,毕竟,宫五在她的印象里,一直都是个十分厌恶学习的人。

她都没想过宫五会跟她说想要利用剩下的时间去上两个小时课这样的话,别说是宫五那样性子的人,就连她现在都难以静下心来学习,看不出小五竟然还有那样的毅力。

一个小时的时间平常不觉得,结果宫言清竟然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好容易挨过去了,果然看到小五从那个房间里走了出来,一边走还一不回头跟老师讨论:“……我觉得那个论点有点偏,和主流论点有偏差,但是也不是完全没道理……”

掉头看到宫言清,她跟老师打了招呼,走过来:“三姐,怎么没休息?等我吗?”

宫言清点点头,“嗯,我等小五。我有个事想要跟商量。”

宫五笑:“刚好我也有事要跟你商量,走,去你房间。”

两人一起回了房间,宫言清的表情有点急切,“小五,我……我也不知道怎么说……”

宫五想了想,回答:“不知道怎么说,那我来问吧。是关于人还是关于事,又或者是关于东西?”

宫言清说:“关于东西。”

“丢了?”

宫言清点头:“嗯。”

宫五又问:“被人偷了,还是丢了?”

宫言清伸手把本子拿出来,说:“我写在这个上面,被人撕了……”默了默,她又说:“是写的一些有关你不好的话……”

宫五翻了翻眼,问:“也就是说,三姐把我有关我的一些话写在了这个本子上,本子没丢,那张纸不见了?”

宫言清点头:“对,一定是被人撕下去了!”

“用的是英文还是中文?”宫五又问。

“中文,我习惯写中文,而且字迹有点潦草,我觉得如果是外国人哪怕会说中文也不一定看得明白,毕竟他们习惯一笔一划写汉字。”宫言清一脸担心:“我怕是格罗瑞娅偷偷撕了,或许她撕的时候不知道是什么,但是……但是我前一天无意中说了句,说担心自己忘了具体是什么,我要复习一下……”

说到最后她都说不下去了,低着头,羞愧